若是爱,负了这天下又如何。

【恍若流年】(原创女主&山鬼谣)第十三章(下)

写了好久好久的文,到处搬运,试图卖萌(✺ω✺)

食用前看清楚cp!!!原创女主&山鬼谣,浮丘&弋痕夕!!不喜者点右上角红叉叉离开!!

原创女主非乙女!!喜乙女向者也麻烦绕道!!

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欢迎评论或者私信轰炸我~(#^.^#)

十章以前的都是写好的存稿,现在要开始边写边更了,所以会分一段段的更,望不嫌弃~


若是爱,负了这天下又如何。


少倾,山洞里的通道口传来了动静,四个人可以说是连滚带爬地出了通道。辗迟和游不动像是从灰堆里爬出来的小泥猴一样,直接瘫在了地上,山鬼谣显然也消耗巨大,但一直强撑着没有倒下。天净沙则是几乎耗尽了元炁几乎昏迷,必须赶紧帮他稳定住体内元炁,木属性的确与火属性相生,可天净沙现在自己无法控制元炁,但眼前也没有别的办法,弋痕夕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,先给他输送木属性元炁,等到辗迟缓过劲来再说,千钧和辰月便被派去桃源山上采野果和三生草给几个人恢复体力。

萧靖如还沉浸在梦境的回忆中,眼神迷茫地看着不远处的几个人,山鬼谣苍白的脸与梦境里一瞬间重叠,仿佛站在眼前的这个人下一刻就要遍体鳞伤地倒下——山鬼谣,破阵,云丹,弋痕夕,左师……她所珍视的人,一个接一个的,被黑暗吞噬殆尽。

牺牲所珍视的人,这就是追寻光明的代价。

几个人缓了片刻,辗迟和游不动狼吞虎咽地吃了点包子喝了水,爬起来给天净沙疗伤,山鬼谣打坐运炁调息,一边给弋痕夕简要地说了一下之前在昧谷发生的事。

弋痕夕听完眉头大皱:“破阵统领的记忆珠被抢走了?”

山鬼谣站起身:“是,所以我现在必须去一趟昧谷,把记忆珠拿回来。”

“可是你……你这还没恢复好,对手可是三魂之汰。”

“我自有办法,记忆珠干系重大,绝不能落在他手里……”

“山鬼谣!”突然响起女子的声音,打断了两人的对话。一直坐在角落里发蒙的萧靖如站起身快步走过来,一把拽住要走的山鬼谣,声音甚至可以用凌厉来形容:“你能耐得很啊,要一个人去对付三魂?你不怕死想逞英雄是吧,我告诉你,你要是敢死,我就敢去黄泉路上找你!”

 “阿靖……”这连珠炮似的话把山鬼谣听呆了,刚想问个详细,可仔细一看,姑娘脸色苍白双眼通红,攥着他手臂的手和双唇都在颤抖,心立时软了一大半。

在场的另外四个人也是惊了个呆,虽然见过萧靖如发火,但对着山鬼谣发火还是第一次。(辗迟&游不动&弋痕夕&天净沙内心OS:居然舍得对山鬼谣发火?)萧靖如吼完这一嗓子之后,似乎也反应过来自己有点激动,讪讪地低了头,手悄悄滑下握住他的手,山鬼谣回握过去,这才发现女子的手指冰凉,手心全是冷汗。

游不动小朋友出来打圆场:“我、我觉得师姐说的有道理,汰那个家伙都被打成一滩了还能站起来,你一个人去肯定会吃亏的。”

辗迟附和:“对啊对啊,等休息好了,我们再一起去,胜算也能大一些嘛。”

弋痕夕道:“你之前说了,记忆珠都是被封印了的,连侠岚都无法查看那些记忆,更何况是完全不了解破阵统领的汰,估计他拿了记忆珠也没法用,而既然穷奇想要利用侠岚重铸神坠,就不会对记忆珠动手,所以不用太担心。”

一直默默听着的天净沙忽然出声:“山鬼谣,你要去的话我们也劝不住,但是你先好好想一想这个丫头的话。再者说,就算你成竹在胸能一个人取回记忆珠,那先休息一下再去也无妨嘛。”

山鬼谣轻叹一声,略有无奈而释然,手上使了点劲把姑娘的手握紧。天净沙不愧是只老狐狸,这一句话直接戳到心坎里,他家姑娘这个状态,自己又怎么敢坚持去冒险。

天净沙元炁恢复得差不多,站起来活动活动脖子:“不去昧谷了?既然不去了就来讨论一下去哪休息吧,我可是在昧谷那破地方呆了两三个月,浑身的老骨头都不舒坦,现在只想吃一顿好的,再找张床舒舒服服地睡一觉。”

“要不我们去饺子馆吧。”辗迟眼前一亮,“我恢复记忆以后还没去看过辣妈呢,趁这个机会还可以跟辣妈介绍一下大家。”

弋痕夕点头:“好,等辰月和千钧回来以后我们就出发去桃源镇。”

 

黄昏时分,一行人来到了许久没来的桃源镇。

辰月和千钧采药回到山洞时刚过午时,但考虑到大白天的走在大路上过于显眼,正好吃点东西休息一下,所以等到了天色稍暗才出发。一路上弋痕夕走在最前面,四个小鬼和天净沙走在中间,萧靖如和山鬼谣殿后。弋痕夕之前发现有人在监视着他们,所以路上一直保持着警惕,萧靖如和山鬼谣这本来随时随地撒狗粮的一对儿,由于刚才那一出,两个人都是心事重重,一路上虽然拉着手走在一起,却意外地一句话都没说。

四个小鬼和他们鬼灵精的天净沙老师的八卦之魂立刻熊熊燃烧起来,凑在一起咬耳朵。

辗迟:“诶嘿嘿嘿,我还从来没见过山鬼谣这么蔫呢。”

游不动:“我也没见过师姐这么乖呢。”

天·走过的路比你走过的桥还多·净·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还多·沙摸着下巴,神秘一笑:“你们知道这叫什么吗?这就叫一物降一物。”

四个人一脸疑惑,天净沙:“啧啧啧,果然是一群小屁孩,啥也不懂。”

“哦!我懂了,比如游不动每次见了碧婷就变得乖得不行,对吧。”

“你你你!你见了辰月不也是乖得不行么!还好意思说我!”

辰月恼羞成怒,伸手一人脑门上敲一指头:“你俩说什么呢!”

好学生千钧做一下课堂总结:“其实,这种一物降一物,也是出于爱。”

天净沙欣慰点头:“嗯哼,孺子可教也。”

到了辣不辣饺子馆,辣妈激动得险些哭出来。之前得知墨夷和辗迟都出事了,穷奇附体了墨夷,辗迟失踪,她唯二的两个亲人一时间全都生死难料,那段时间简直每天以泪洗面,现在辗迟没缺胳膊没少腿的回来了,实在谢天谢地。

辗迟向辣妈介绍了几个没见过的人,辣妈依旧沉浸在喜悦中,其实也没太听清,但既然都是辗迟的老师朋友,那当然全都欢迎,欢天喜地地提早打烊了,去厨房给客人们煮新包的饺子。回到了饺子馆的辗迟自然就要听他辣妈的指挥,更要在老师和伙伴面前尽一尽地主之谊,便也屁颠屁颠地去厨房帮忙。

其余七个人围坐在饭桌上,商量接下去的行动。既然山鬼谣有对付汰的计划,那么现在要操心的就是怎么救浮丘,坐在这里的几个人里,最了解浮丘的当属天净沙和弋痕夕,根据之前解开弋痕夕和天净沙的记忆封印的逻辑,解开浮丘的自然也是最不可能的人或者物品或者地方。

弋痕夕先表达了自己的想法:“浮丘,对她影响最大的应该是当年北境极地的事,从那以后她就不愿意再带队了,会不会她在那次出任务的地方?”

“嗯我记得那件事,那会儿浮丘刚去成天殿不久,被任命为镇殿使助手,还有点年轻气盛,北境极地出的事好像也跟她的决策有点关系——哎呦我这个记性啊,细节都记不太清了。”天净沙恨铁不成钢地拍自己脑壳。

辗迟欢快的声音打断了这边的思考:“饺子好啦!”辣不辣饺子馆店小二端着一个大托盘从厨房麻溜地跑来,托盘上放着九碗热气腾腾的饺子,两碗清汤,七碗则浇了红彤彤的辣椒油,自然是辣不辣饺子馆的招牌辣椒。辗迟手脚麻利地给大家分饺子,两碗清汤饺子给了辰月和萧靖如,其余男士则都是浇了辣椒油的那份,过不多时,辣妈也从厨房出来了,拎了壶新泡的茶水,坐到辗迟旁边,端过剩下的那碗辣饺子吃起来。

“怎么样,我辣妈包的饺子好吃吧。”辗迟不着急吃,看着几个吃得香的伙伴,一脸得意。游不动也不顾刚出锅的饺子烫,吃得狼吞虎咽,话也没空说,只忙不迭地点头。

饿了大半天,大家都拿了筷子吃起来,只有山鬼谣,看着面前的碗,似乎有些为难,萧靖如伸手端过他面前的碗,跟自己的调换了一下。众人疑惑的眼神纷纷看了过来,女子淡淡解释道:“他吃不惯辣的。”

好嘛,又是一口狗粮,就不该问这一问,还是低头吃自己的饺子吧。

待到吃完饭,辣妈收了碗去厨房刷洗了,众人便商议解救浮丘的行动。

弋痕夕接着之前的思路建议:“那我们就去北境极地碰碰运气吧,事不宜迟,现在就可以出发。我带着他们四个,天净沙老师您刚恢复记忆,还是在这里休息吧。山鬼谣你……”

“我和阿靖也留下。”

“也好,北境极地应该也没什么危险,玖宫岭就算派人去也不会很多人,我们应付得来。不过北境极地十分寒冷,我们需要一些御寒的衣物。”弋痕夕转头看向辗迟,“辗迟,你家有冬天的衣物么?”

“有有有!我去拿!”辗迟今天积极性特别的高,表现欲格外强,三两步蹦上了楼,不多时抱了一堆衣物下来,“这是我的棉手套和棉裤,虎头帽和棉鞋给游不动,这一套帽子袄子和裤子是墨夷姐姐的,给辰月穿最合适了,这件蓝色的大棉袄最保暖,当然要给最怕冷的千钧啦。”还特意把“最怕冷”三个字说得咬字清晰抑扬顿挫,收获了千钧的一个白眼。

“辗迟,千钧是水属性,本来就比你们怕冷。”弋痕夕对这两个三天一大吵两天一小吵的学生感到无奈,换个正经话题,“对了,我是木属性,又是太极侠岚,本身抵御严寒的能力不错,就不用穿很厚重的衣服了,有轻薄一些的棉袄帮我找一件么?”

“对不起啊弋痕夕老师,我家好像没有适合您的衣服……”辗迟挠了挠头,有些为难。

萧靖如发话:“我这里有。”伸手从侠岚包里摸了摸,掏出两条围脖和一件棉夹袄递过去,“夹袄穿在外衣里面,围脖多一条,谁觉得冷再戴上好了。”

 “对了,还得再装点吃的!”游不动小朋友真是无时无刻不忘记吃。

辗迟表示很嫌弃:“游不动,我们是去救人的,带吃的干嘛。”

小胖子振振有词:“浮丘老师被石化封印了那么久,醒了以后肯定会饿的,当然要给她补充能量啊。”

辗迟摊手表示无奈,辰月被这两个活宝逗得忍不住笑,千钧扶额并不想说话。

看着这几个少年没心没肺地说说笑笑,仿佛已经把浮丘救了回来,山鬼谣、萧靖如和弋痕夕却无心玩笑,他们清楚地知道这场北境极地之旅,将会有怎样的险阻在前方。

评论(3)
热度(3)

© 殷未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