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是爱,负了这天下又如何。

【恍若流年】(原创女主&山鬼谣)第十二章(下)

写了好久好久的文,到处搬运,试图卖萌(✺ω✺)

食用前看清楚cp!!!原创女主&山鬼谣,浮丘&弋痕夕!!不喜者点右上角红叉叉离开!!

原创女主非乙女!!喜乙女向者也麻烦绕道!!

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欢迎评论或者私信轰炸我~(#^.^#)

十章以前的都是写好的存稿,现在要开始边写边更了,所以会分一段段的更,望不嫌弃~


若是爱,负了这天下又如何。


约莫过了一个时辰,山鬼谣和辗迟回来了,昏迷的辛垣被山鬼谣像扛麻袋一样扛在肩上——仔细看看,辛垣的外貌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,也就比现在的辗迟游不动大个一两岁,但不知为什么行事说话显得很成熟。

按照山鬼谣了解的情况,辛垣早在十年前就在一次任务中牺牲了,但有相离的情况在先,她和夜阳还能活着也可以解释,但奇怪的是,这么多年过去了,她居然还是十年前的模样,而且体内居然有了零力。

有个金属性侠岚就是方便,审讯犯人完全不用动手,直接探知记忆就行。为了节省时间,山鬼谣直接倒着从现在开始往前探知辛垣的记忆,果然不出所料,看到了她用零术控制钟葵、子言和扰龙,但是没有看到左师,那么控制左师大约是夜阳亲自动的手。往前便看到新统领选举前,辛垣易容成柏寒的样子找柏寒合作,辛垣使用零术蛊惑了玖宫岭的众侠岚,使得他们支持柏寒的主张,柏寒自然“众望所归”地当上了统领。接着往前,就看到辛垣在一个山洞中醒来,发现自己体内的零力时也显得很吃惊,随后遇见了夜阳,与另一个没有见过的女侠岚一起追随夜阳,找到了玖宫岭。

再往前,居然就直接跳到了十年前,辛垣被假叶俘虏,体内注入零力失去了意识,然后被当时还未出事的相离发现,并用侠岚术封印她。大约过了半月,相离也不幸牺牲,随着时间推移封印阵式逐渐减弱,而辛垣则一直处于昏迷之中,直到不久前穷奇苏醒。

而再往前的记忆,不知为什么居然是一片模糊,只能看到一些片段,隐约闪过一片皑皑白雪,又有两个人在争吵,其中一个人听声音似乎是浮丘,其余的都几乎看不清了。

山鬼谣收起探知阵式,又回答了游不动的各种问题,萧靖如坐在一旁的角落里,思考刚刚在辛垣记忆中看到的事,也没仔细听他们的对话,直到一声清亮的鸟鸣从天上传来,抬头看去,是玖宫岭用于传信的海东青。辛垣写好了密信,塞入海东青腿上绑的小竹筒里,鸟儿随后振翅朝玖宫岭飞去。

这是……打算用辛垣来交换弋痕夕?

问完了话又传好了信,山鬼谣大手一挥,直接把辛垣连同关着她的阵式挪到了屋外,又给她手脚都用元炁凝成的绳索捆上,连嘴都给堵上了。处理完辛垣,又展开结界将这间屋子全部罩住,回来坐到萧靖如身边。

辗迟和游不动看得一阵发毛,心想还好自己没和山鬼谣正面为敌过,不然这待遇真是……赶忙溜到屋子的另一个角落坐好,眼观鼻鼻观心,绝不打扰那边的二人世界。

萧靖如压低声音:“夜里还是有点冷的,你就这样把她扔在外面,不太好吧……”

“冻不死的,不用管她。”山鬼谣给姑娘拢了拢披风的衣襟,“对了,之前没来得及问你,你今天是什么时候觉得不舒服的?”

“好像是……准备发动沧浪濯尘的时候。”萧靖如疑惑,“难道是因为运炁导致的么?可是我之前发动结界,凝炁成剑,也运炁了啊。”

山鬼谣蹙眉思索:“发动结界也好,凝炁成剑也好,都只需要很少的元炁,这样少量的元炁不需要通过身体上很多的炁穴就可以完成迸炁。而侠岚术则不然,侠岚术所需要的元炁量远远大于前者,更会通过全身炁穴。”

“你这么一说,我想起来了,好像从无极之渊大战之后,我就再也没有发动过侠岚术,直到今天。”

“不管是不是侠岚术的原因,从现在开始你都不要再随便运炁了,等回了玖宫岭,找钟葵仔细看看。”山鬼谣把姑娘柔软的手握住拢在怀里,想到她之前惨白的脸,好不心疼,“今天可吓死我了。”

萧靖如把头埋在他颈窝里蹭了蹭:“哪就那么娇气了,你一个人去对付敌人,让我怎么放心。”

“你敢不听话,我就给你捆起来。”谣叔伸手一指门外,“喏,像她一样。”

姑娘愤愤地嘟起嘴:“好啊你,胆儿肥了敢欺负我了是吧,回头我找老师告状去。”

山鬼谣低下头来与她额头相抵,语气无奈而温柔:“阿靖,对我来说,什么都没有你重要,所以答应我,不要拿自己的身体冒险,好么?”

一向吃软不吃硬的萧姑娘只能妥协:“好啦好啦,我听你的。那你也要答应我,自己多加小心,不许弄得一身伤回来。”

“我答应你。”男子在爱人额上郑重一吻,温柔地揽她入怀,“离天亮还有两个多时辰,睡一会儿吧。”

姑娘一转眼睛,看到另一个角落里蜷着睡着的两个小孩,伸手从侠岚包里摸出黑斗篷,“夜里凉,你给他们盖上点。”

“不行。”

“啊?”

谣叔一把抱住姑娘,脑袋埋在她颈边,小小声道:“这是你给我做的,不给那两个小鬼盖。”

“那我盖黑的,白的给他们盖。”

“也不行,白色的是我送你的生日礼物。”

姑娘被这个突然幼稚的大孩子弄得哭笑不得:“好吧好吧,我记得包里有两件棉袄来着,拿出来给他们盖,这总行了吧。”

于是,第二天早晨,辗迟和游不动是被热醒的,爬起来一看,一人身上盖了一件巨大厚实的棉袄。

这才是七月中旬啊师姐!! 

 

辗迟和游不动去玖宫岭与桃源山的密道外接弋痕夕,山鬼谣则带辛垣去与柏寒周旋。其实辛垣的那点小心思小动作山鬼谣早就发现了,不点破只是想将计就计,看看柏寒的笑话,顺便给弋痕夕离开玖宫岭争取更多时间。

而暂时不能动武的后勤保障人员萧姑娘,则不得不听从总指挥的命令,呆在桃源山的一个山洞里,洞口还给一层又一层地用金属性元炁封了起来,萧靖如哭笑不得地接受了这熊猫级的待遇。

等待的时间最是焦急,尤其是听着外面此起彼伏的声响,一会儿山抖两抖,一会儿地颤一颤,而自己除了干等着以外别无他法。

约莫过了正午,一行人终于回来了,辗迟和游不动满身尘土,累得一进山洞就瘫倒在地,弋痕夕看起来比他们好一点,却也是面带疲色。

萧靖如正点了堆篝火热包子——上次去玖宫岭的时候从游刃那里搜刮来的,拿长筷子三四个串成一串——招呼三个人:“饿了吧,来吃包子。”

“哇有包子吃!”游不动看到好吃的,一路连滚带爬扑过来,也不顾包子烫手,拈了一个就塞进嘴里,“还是老爸做的包子最好吃!”

辗迟也凑到跟前来,左右手各拿了一串,吃得狼吞虎咽,嘴里含混不清地说:“师姐你简直就是百宝箱啊,怎么什么好吃的都有!”

萧靖如一个白眼丢过去:“有你们两个小吃货在,我敢不多准备点吃的么?”转头看向弋痕夕,“弋痕夕,你也来吃点东西吧。”环顾一周,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,“阿谣呢?”

弋痕夕便也坐到火堆边,拿过一串包子:“他……应该在外面吧。”

萧靖如站起身:“你们先吃着,我出去看看他。”

看着故人的背影,弋痕夕的神情有些复杂,想开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能转回头默默地吃包子了。

 

山洞外的一块石头上,一个人静静坐着。萧靖如放轻脚步走过去,轻声唤他:“阿谣。”

银发男子从沉思,或者应该是呆愣中回过神来,转头看她,目光中带着少见的茫然。

“怎么了?”萧靖如在他身边坐下,一手覆上他的手,另一手轻柔地替他擦去额上尘土。

“阿靖!”山鬼谣恍然惊醒一般,忽然伸手把姑娘拥入怀中抱紧,埋首在她颈侧,语气迷茫竟如同迷路的稚子,“阿靖,阿靖……”

“我在呢,我在。”萧靖如回手搂住他的腰,柔声笑道,“你一心情不好就抱着我,我是充电宝么?”

“什、什么?”山鬼谣楞了一下,思绪却被她这无厘头的比喻从悲伤中一下子拽了出来。

萧靖如轻拍他绷紧的背脊:“发生了什么事?想说的话就跟我说说,别自己一个人闷着。”

感觉到他紧张的身体逐渐放松下来,萧靖如听到男子低沉喑哑的声音在自己耳畔说道:“阿靖,今天我……我险些又失去了一个重要的人……

“失去最重要之人的那种绝望,我已经体会过三次了。”

第一次,站在结界外,眼睁睁地看着恩师死去,却不能出手相救。

第二次,在暗无边际的回忆里,看着青梅竹马坠落,却无力解释,无法挽留。

第三次,看着最好的兄弟被敌人推落悬崖,相握的手却只差了那么一分一毫。

山鬼谣撑起身子,额头抵上她的,凝视着女子清澈如水的眼眸:“我决不想再体验第四次。”

萧靖如喉头发紧,眼前忽地蒙上了一层水雾,心中似有千言万语,最后却只一个字,将承诺从相融的唇齿间送入他心里。

“好……”

评论
热度(1)

© 殷未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