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是爱,负了这天下又如何。

【恍若流年】(原创女主&山鬼谣)第十二章(上)

写了好久好久的文,到处搬运,试图卖萌(✺ω✺)

食用前看清楚cp!!!原创女主&山鬼谣,浮丘&弋痕夕!!不喜者点右上角红叉叉离开!!

原创女主非乙女!!喜乙女向者也麻烦绕道!!

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欢迎评论或者私信轰炸我~(#^.^#)

十章以前的都是写好的存稿,现在要开始边写边更了,所以会分一段段的更,望不嫌弃~


若是爱,负了这天下又如何。


玖宫岭,鸾天殿。

山鬼谣看着走进殿中的柏寒和鱼贯而入的两仪侠岚们,眼神冷冽——暂时困住了独龙,又确认了弋痕夕的位置,随后发现辗迟和游不动居然自己找来了,带来了辰月以及跟踪他们而来的千钧,还有这一堆麻烦。

“辰月,过来。”柏寒双手一背,统领架子十足。

三个少年惊疑的眼神立刻向辰月看去,游不动沉不住气,半信半疑地问:“辰月,是、是你?”

辗迟怎么也不能相信辰月会出卖自己,千钧本就站在玖宫岭那边,此时却也很疑惑。山鬼谣没有说话,暗自思索。看这情况,八成是柏寒跟踪了辰月找到的他们,小姑娘自己并不知情,真要动起手来,这些人倒是不在话下,但是萧靖如不知去了哪里,也不知什么时候能赶过来,心中暗暗着急。

辰月自然也被父亲的这一出搞得一头雾水,但看这架势,柏寒是铁了心要抓三个“叛徒”了,一步站到众人面前,想要阻止:“爸爸,你说只抓山鬼谣的!”

柏寒又怎会心慈手软,朝手下一使眼色,两侧的两仪侠岚立刻围拢上前——

“站住。”

突然间,一个清凌的女子声音响起,同时,柏寒感觉到一股冰冷而锋利的气息迫近自己的后脖颈。

众人看去,从柏寒身后鬼魅般走出一个白衣女子,平日披散的长发用一条黑色发带束起,正握着一把散发着寒气的冰质匕首,锋利的刀刃堪堪抵住柏寒的脖颈,再稍稍用一点力,就要划破皮肤直达血管。

萧靖如信步从柏寒身后绕到身前来,冷笑:“柏寒,连自己的女儿也欺骗利用,你这统领当得真是出息啊。”冷眼一瞥惊呆了的辰月,“辰月,不是我说,你跟你父亲还真是不像,他这么阴险愚蠢的人,怎么生出你这么个单纯善良的孩子呢?”

见识过这个女子的实力,柏寒不由得手脚发凉背心冒汗,即便自己成为了统领,但硬实力还是离太极侠岚差了不少,更何况即使是侠岚,也不过血肉之躯,此刻锋利的刀刃架在脖子上,生死只在她一投手之间。旁边的两仪侠岚自然就更不敢轻举妄动了。

柏寒咽了口唾沫,强自镇定:“你……你们本就是叛境侠岚,今日擅闯玖宫岭,还……还挟持本统领,更是罪加一等!但是,只要你们就地投降,本统领可以给你们宽大处理,从、从轻处罚。”

“呵,得了吧你,一口一个本统领,还真把自己当盘菜了!”萧靖如冷哼一声,手中微一用力,匕首在皮肉上划出一道血痕,“柏寒,你是怎么当上的这个统领,又在玖宫岭干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,你自己心里最清楚。只是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,你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,等真相大白的时候,我倒要看看,你有何脸面去见整个玖宫岭,又有何脸面去见九泉下的相离老师!”

话音掷地有声,整个大殿里登时安静如死。女子冷眼扫一圈殿中的两仪侠岚:“还不快滚,要我一个个请吗?”待到所有两仪侠岚全部退出殿外,萧靖如拿下架在柏寒脖子上的匕首,手一挥匕首立刻化作元炁消散:“你也滚出去。”手下已经全部不在身侧,柏寒哪敢再有什么异议,赶紧溜出大门。

一直没说话的山鬼谣这才开口:“辰月千钧,此事与你们无关,你们回去吧。”

“辗迟……”辰月这才回过神来,转身看着自己最好的伙伴,想要解释些什么,但一时间也不知从哪里说起,辗迟有许多想问的话,竟也一时说不出来。千钧上前拍拍辰月的肩:“辗迟他们还要去救弋痕夕老师,我们先离开这里吧,以后会有机会再见面的。”

终于将无关人员全部打发走了,四个人走过通道一路往下,经过了昏迷在地的独龙,再从左师的房间前去地宫找弋痕夕。

而鸾天殿门外,柏寒一行人却并没有离开。

领头的两仪侠岚有些不甘心:“柏寒统领,我们要不要进去抓山鬼谣?”

柏寒冷哼一声,眼中闪过狡黠狠辣的光:“不必,我们在门口守着就行,这里面我已经安排好了。”

山鬼谣,萧靖如,你们会为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的!

 

石化的弋痕夕在辗迟的零力下解开了石化封印,山鬼谣刚拿出泛着绿光的记忆珠,却被突然出现的一个人抢走,转身看去,居然是柏寒。

游不动显然对这位“统领”没什么好感,连统领两个字都喊得犹犹豫豫:“柏寒!统领……”

“悄无声息潜入鸾天殿,并且一路跟踪我们到了这里。”山鬼谣冷声道:“你不是柏寒。”

萧靖如抱着胳膊,嘲讽道:“若是柏寒真有这本事,他倒还有资格竞争一下统领之位,不至于依附别人当这个糊里糊涂的傀儡统领。”

只见那个“柏寒”面前凭空出现了一面古怪的铜镜,穿过镜子,立时变成了一个身形娇小的紫衣女子。

两个少年惊得瞪大了眼睛,游不动张着大嘴指着来人:“她、她是谁?!柏寒统领呢?!”

“她就是辛垣。”山鬼谣微一皱眉,背在身后的手暗暗聚炁。

辛垣就记忆珠对山鬼谣进行了嘲讽,低头却发现手中拿着的只是一块包裹着绿色元炁的石头,随即话语一转,狂妄地表示了会把所有记忆珠弄到手,然后便诡异地消失在身后的镜子中。

谣靖二人交换了一个眼色,萧靖如聚炁凝成长剑握在手中,山鬼谣正准备发动探知,忽然发现自己竟也渐渐消失,一点点出现在了对面的镜子里。

萧靖如只感觉眨了一下眼,就看到刚刚消失在镜子里的山鬼谣忽然又出现在了地宫的另一边,而原先立在地上的镜子倒了。赶忙跑到他跟前:“阿谣,刚发生了什么?”

“暂时没时间解释了。”山鬼谣似乎是跟人进行了一场战斗,累得微微喘着气,朝还愣在那边的人招招手,“快跟我来。”游不动和辗迟扶着弋痕夕走过来,却因为弋痕夕还未恢复完全只能慢慢走,山鬼谣先走到石壁边打开元炁造的通道,萧靖如便在半途中等他们。

待三个人走过倒在地上的镜子时,意外却发生了,镜子中突然零力大作,一条零力锁链飞出,缠上弋痕夕的腰把他狠狠拉走,被打倒在镜子里的辛垣走了出来,一把拽住弋痕夕。

萧靖如手中长剑化作一道炁刃朝辛垣打去,被她一个零煞抵挡住。若是弋痕夕被玖宫岭抓走,就前功尽弃了,这个辛垣看上去实力不弱,普通的攻击对她起不了什么作用,萧靖如狠狠一握拳,身周元炁腾起,就要发动侠岚术——

突然心口一阵绞痛,眼前顿时一黑,身体登时不受控制,一个踉跄摔倒在地。

“师姐!”辗迟和游不动赶紧上前扶起她。山鬼谣听到动静回头一看,辛垣趁着萧靖如不能行动,手中已经聚起了零煞向三个人打去,辗迟和游不动反应不及,只能眼睁睁看着零煞袭到眼前。

电光火石间,无数金色光珠飞来挡下零煞,轰的一声炸得地宫中尘土飞扬,同时一股金色元炁飞向弋痕夕融入身体。

山鬼谣飞身挡在三个人身前,一把将他们推向石壁上的通道:“快走!”回身与追上来的辛垣过了两招,手中元炁凝成熟悉的银色小方块,轻巧一甩,悄无声息地贴在了辛垣的后脖颈上,山鬼谣随即一闪身进入通道,留下辛垣一拳打在坚硬的石壁上。

 

四个人从玖宫岭离开的时候天色已有些昏暗,到达休息的废旧草屋便是掌灯时分了。

山鬼谣草草地恢复了一下消耗的元炁,赶忙探知萧靖如的情况。女子其实一直没有昏迷过去,但是整个人没有力气,也无法使用元炁,脸色惨白,看上去很虚弱。

探知阵式在萧靖如身上缓缓运转,山鬼谣的眉头越皱越深,辗迟和游不动在一旁干着急,小胖子抓了抓脑袋:“师姐是水属性的元炁,金生水,给她一些金属性元炁就可以补充水属性元炁了吧。”

山鬼谣摇摇头:“不行,阿靖跟一般侠岚的体质不一样,单纯的输送元炁是没用的。”越探知越心惊,“而且,她现在体内的元炁很紊乱,炁穴好像是……像是被破坏了一样!”

“炁穴被破坏?难道是辛垣干的么?”辗迟也吓了一跳。

游不动皱起那一对八字眉:“可是,辛垣根本没有接触到师姐啊。”

山鬼谣没有说话,眉头紧皱,跪坐下来,伸手揽过萧靖如靠在怀里,又从她腰间的侠岚包里摸出她的云锦披风,小心地把姑娘裹起来。

萧靖如声音虚弱,勉强支撑着笑了笑:“阿谣,我没事的,只是有点累,休息休息就好。”抬头看看两个同样心急如焚的少年:“你们也别苦着脸了,饿不饿,吃点东西吧。”示意山鬼谣:“侠岚包里有吃的。”

似乎真的像萧靖如所说,休息了片刻之后她的脸色好多了,也不再像之前那样无力,自己可以坐起来了。辗迟和游不动坐在一旁啃着烧饼,山鬼谣拿了水囊出去打了水回来,也匆忙吃了几口。

萧靖如捧着水囊:“今天我在玖宫岭各个殿都找了一圈,还是没有找到失踪的太极侠岚们,我也没法找人问,后来又去了蒸乾坤,想找你爸爸帮忙。”

辗迟惊奇:“师姐你去了蒸乾坤?可是我们没看到你啊?”

“你们前脚走,我后脚就到了。”萧靖如想起什么好笑的事,“我当时进了后厨房,收了隐身结界,刚要跟游刃打招呼,谁想他抄着饭勺就挥了过来,一边挥一边还喊‘游不动你个臭小子,还回来干嘛不要命了!’我才知道他是把我当作你们了。”

游不动心有余悸地摸摸白天被老爸揪过的耳朵,听萧靖如继续说下去:“游刃说,他有次在钧天殿外看到了钟葵,当时就感觉她整个人不对劲,双眼无神,喊她也没有反应,显然是被控制了。柏寒给各个殿的说法是,需要太极侠岚们在钧天殿商议对抗穷奇的重要计划,所以各殿事务暂时由代理镇殿使处理,因此各殿也就不觉得太极侠岚失踪有什么奇怪的了。”

三个人听完都不知该说些什么,山鬼谣看看天色:“玖宫岭里的事我们暂时管不了,先把弋痕夕他们找回来再说。”站起身,“游不动,你在这里陪着你师姐,辗迟跟我来。”

两个人吧唧吧唧嚼完嘴里的烧饼,辗迟跟着山鬼谣走进了夜色里,游不动则立刻开始警惕地看着四周,摆出一副随时准备战斗的架势。

萧靖如看着眼前胖乎乎的憨厚身影,不禁好笑,忽又想起白天在蒸乾坤,其实游刃还跟她说了些话。

“我嘛,就是个厨子,很多复杂的事没你们搞得明白,也不想去搞明白。我不管游不动之前是为什么跟着你们一起了,也不管你和山鬼谣是不是叛境侠岚,但既然他觉得自己现在做的事是正确的,我作为父亲自然无条件支持他。我只有一个要求,不论你们要对付零还是侠岚,请你们无论如何,一定保护好两个孩子。”

评论
热度(1)

© 殷未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