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是爱,负了这天下又如何。

【恍若流年】(原创女主&山鬼谣)第十一章(上)

写了好久好久的文,到处搬运,试图卖萌(✺ω✺)

食用前看清楚cp!!!原创女主&山鬼谣,浮丘&弋痕夕!!不喜者点右上角红叉叉离开!!

原创女主非乙女!!喜乙女向者也麻烦绕道!!

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欢迎评论或者私信轰炸我~(#^.^#)

十章以前的都是写好的存稿,现在要开始边写边更了,所以会分一段段的更,望不嫌弃~


若是爱,负了这天下又如何。


第十一章

昧谷里,游不动被折腾醒了,又惊又怕地爬起来看着两个人,还上下左右摸索自己身周,仿佛自己被拐卖了一样。

萧靖如哭笑不得地给他解释了前因后果,半威胁地告诉他老实呆着不许乱跑。小胖子看看一旁沉着脸的山鬼谣,缩了缩脖子,心想有这位在我敢跑么。姑娘不禁好笑,揉了揉他毛茸茸的脑袋:“等辗迟醒了还要拜托你照顾他呢,我们终究不如你跟他熟悉,况且你也想早些找回破阵统领和弋痕夕他们,是不是?”

小胖子嘟囔着嘴,委屈巴巴地点了点头。

山鬼谣忙活了一个晚上,姑娘说什么也不让他再忙,吃完早饭就赶回房间休息,还亲自看着人睡着了。而游不动已经被两个红烧鸡腿收买了,而况且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于是乖乖地去洗碗劈柴。萧靖如把还昏迷着的辗迟提溜去了以前墨夷的房间,少年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来,她就算着急也无计可施,只好回到屋里,研究之前左师给她的侠岚玉。

萧靖如将镶嵌着玉石的发带握在掌心,闭着眼感受着周遭的元炁注入侠岚玉中。

在无极之渊大战中丢失的那颗侠岚玉,按照山鬼谣的探知结果,其中的元炁量已经几乎接近于一颗神坠。可是,神坠是由侠岚向侠岚玉中注入元炁铸造而成,而她的那一颗却从始至终没有“铸造”这一过程,甚至连主动向内注入元炁都没有过。

六年前还在玖宫岭的时候,她就发现戴在身上的侠岚玉似乎是能自动吸收元炁,在失去侠岚印记来到昧谷后,她发现自己竟然还能像以前一样使用元炁,不过现在更像是用意念控制侠岚玉中的元炁了,更奇怪的是,她开始慢慢能够控制除水属性元炁以外的其他属性元炁,甚至可以控制侠岚玉吸收元炁的速度——虽然那时候她很少控制侠岚玉,只是随它自己吸收,因为发觉控制侠岚玉比控制元炁要耗费更多体力。

就像现在这样,她手握着侠岚玉,就能感觉到四周的元炁在往玉石中流入,她尝试着逐渐控制它加快吸收的速度,她想试一试自己的极限在哪。

渐渐的,元炁开始大股大股地涌入,她感觉到自己像是在逐渐加速地奔跑一样,呼吸变得急促,额上渗出了汗珠。直到元炁入海浪般猛烈涌来,她终于支撑不住,猛地扔掉手中的侠岚玉,大口大口地喘息,背心已经被冷汗湿透了。

这种感觉,就像是——就像是她在铸造这颗侠岚玉一样?!

砰砰的敲门声响起,萧靖如从愣神中惊醒,抹了抹额上的汗水,平复了一下呼吸去开门,门外站着灰头土脸的游不动——像个被包工头压榨的可怜童工——姑娘“噗呲”一声没忍住笑:“柴劈完了?”

“嗯。”小胖子可怜兮兮地对了对手指,“以前在玖宫岭看老爸劈柴那么轻松,没想到自己动起手来这么累。”

萧靖如随手聚起水属性元炁,给小胖子洗了洗脏兮兮的脸,这时听得身后里屋传来声响,回头便看见山鬼谣正缠着手上的护臂转出屏风来。山鬼谣在屋中桌边坐下,提起茶壶倒了三杯茶,萧靖如回身坐在他身边,招呼还站在门口发呆的游不动:“进来吧,坐下歇一会儿。”小胖子赶紧进门坐好,规矩得不行。

“对了阿谣,老师有传来什么消息么?”

 “你不问我倒忘了。”山鬼谣起身回里屋拿来了铜镜,元炁扫过镜面,传出了左师的声音,话语并不长,却如晴天霹雳一般。

山鬼谣紧紧攥起了拳,萧靖如把杯子往桌上重重一磕:“好啊这个柏寒,其他方面没什么本事,坑自己人倒是很有办法嘛!”

游不动被这动静吓了一跳,抬眼看了看阴沉着脸的两个人,小心翼翼地问:“师姐,你们是怎么听出来左师老师被……被坑了啊……”

“若只是寻常去钧天殿,老师没必要传消息给我们。”山鬼谣端起茶杯,手指捻着杯口,“他既对旁边的人说了让他们去通知独龙照顾云丹,一方面说明他知道自己这一去短时间内回不来,另一方面,他身边的人并不是他信任的人,甚至可以说是他要防着的人,所以才需要这么拐弯抹角地告知我们。”

小胖子却更懵了:“左师老师他……要防着谁啊,而且,谁要坑他啊?”

萧靖如冷哼一声:“还能有谁?玖宫岭现任统领呗。”

“柏寒统领?他……他……”游不动越听越摸不着头脑。

“他为了玖宫岭统领之位,与一个人做了交易。那人帮他控制了玖宫岭中的太极侠岚,而柏寒坐在统领位置上,方便帮那个人做一些事情,至于他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,我们还没有完全弄清楚。”山鬼谣喝了口茶。

萧靖如接着他的话说下去:“之前我们就看出柏寒此人并非善类,所以老师回到玖宫岭之后一直称病不参与玖宫岭的任何事务,柏寒也就找不到借口对他下手,但这次为了救辗迟,老师不得已牵扯了进来,才给了他可乘之机。”

“啊!”小胖子突然怪叫一声,“难怪我感觉很久都没见过钟葵老师和子言老师了,连扰龙老师也去执行任务很久没回来了,原来他们都被控制了!”忽然又想起了什么:“那……他们不会有什么危险吧……”

“应该不会,柏寒再大胆也不至于敢杀害这么多太极侠岚,而且我猜测他是要利用他们做一些事情。”山鬼谣蹙眉思索,“现在就算我们杀回玖宫岭找他理论也没有结果,毕竟没有确凿证据,更何况我和阿靖还是叛境侠岚。所以当务之急还是找回破阵统领,再回玖宫岭救他们不迟。”

萧靖如端起杯子一饮而尽:“哼,这笔账等回玖宫岭了再跟他清算。”

小胖子一肚子疑惑和担忧,左看看右看看,感觉气氛不太对,还是埋头喝茶了。

 

傍晚的时候辗迟苏醒了过来,三个人正在院子里吃晚饭,游不动还在啃着他今天干活的工钱——红烧鸡腿,听到笼罩辗迟的结界传来动静,赶忙撂下碗跑去了房间,嘴里还剩一半的鸡腿都顾不上了。

辗迟一脸懵懂地看着围在身边的三个人:凑到自己脸跟前的小胖子,大胖脸上长着一对滑稽的八字眉,圆溜溜的眼睛关切而专注地看着自己;在床尾坐下的白衣女子眼神温柔,站在身后的银发男子虽然看着有些怕人,但看得出他的目光中没有恶意——山鬼谣探知后发现,他的记忆全部丢失了,按照之前调查的结果,应该是记忆被封印然后遗失在了某个地方。而虽然失去了记忆,但对于熟悉信任之人的亲近本能还在,所以并没有惊慌失措。

“辗迟,你感觉怎么样?”游不动伸手摸摸好友的额头。

萧靖如在床边坐下:“辗迟,别害怕,你现在很安全。你出了一些意外所以失去了记忆,我们把你救了回来。我叫萧靖如,是你的同门师姐。这是你的好朋友,他叫游不动,这是你的师伯山鬼谣。”

少年眨巴眨巴眼睛,显然一下子还全没反应过来:“我……我叫辗迟?”

这一时半会儿怕是也跟他解释不完,毕竟失去的是他这十五六年来所有的记忆,萧靖如做了些好消化的面食来,又把游不动没吃完的晚饭端了进来,嘱咐他照顾好辗迟。

辗迟既已经醒了,就可以根据他推断弋痕夕浮丘他们的情况了,而且已经清楚了他的记忆是被封印,接下来就可以对症下药,去搜寻遗失的记忆,再去寻找其他失踪的人了。

——但是,这每一步,怕是都不好走啊。

 

萧靖如洗漱完,拿了本书爬上床,心不在焉地翻了两页,随后愁眉苦脸地陷入沉思。

山鬼谣转进里屋来,就看到姑娘呆呆地靠在床头,掀开被子坐下,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:“阿靖,发什么呆呢?”

“嗷呜——”萧靖如把书一扔,哀嚎一声扑进他怀里。

“怎么了?”山鬼谣被她这一嗓子唬了一跳。

“愁死我了。”姑娘干脆整个人瘫在了他身上——像只耍赖的树袋熊。

山鬼谣不禁好笑:“谁又惹我们大小姐不高兴了?”

萧靖如抬起头,一双好看的眉毛都快皱成倒八字了:“你说,要是弋痕夕他们跟辗迟一样的情况,醒来以后失去了记忆,那他们会不会……被人拐跑啊。”

“你的担心也不无道理,不过——依我对那四个人的了解,破阵和天净沙本来就是两只老狐狸,活了大半辈子什么风浪没见过,就算醒来发现自己失忆了估计也能泰然自若,说不定连回玖宫岭的路都能找得到。而弋痕夕和浮丘,虽然没那两个人那么老道,但头脑思维都不差,就算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,识人断事也不会出错的。”山鬼谣伸手捏捏姑娘脸蛋,“我这么一分析,是不是没那么担心了?”

“唔……听你这么一说,好像是挺有道理的……”萧靖如撑起身子,脑子里转了几圈,“那左师老师……真的不要紧么?”

 “柏寒此人,贪心有余,胆气不足,就算有夜阳在旁,也不会胆大到真的杀害太极侠岚。”山鬼谣一手抚着姑娘的长发,“夜阳……虽然不清楚他究竟要做什么,但大致能猜到他应该是要控制那些人为己所用,杀了他们等于自毁工具。综上所述,老师他们没有太大的危险,暂时不用担心。”

姑娘皱着的眉头终于松开,又扑上去挂在男子身上,脑袋埋在他颈窝里:“阿谣,有你在真好,不然我自己胡思乱想,还不知道要想到哪年哪月去呢。”

山鬼谣温柔轻笑,收紧环住姑娘的手臂,把她抱了个满怀,侧头轻吻她柔软的发丝。

有你在,真好。对我来说,又何尝不是呢?


评论

© 殷未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