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是爱,负了这天下又如何。

【恍若流年】(原创女主&山鬼谣)第四章

写了好久好久的文,到处搬运,试图卖萌(✺ω✺)

食用前看清楚cp!!!原创女主&山鬼谣,浮丘&弋痕夕!!不喜者点右上角红叉叉离开!!

原创女主非乙女!!喜乙女向者也麻烦绕道!!

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欢迎评论或者私信轰炸我~(#^.^#)


若是爱,负了这天下又如何。



第四章

敲门声打断了钧天殿内的不愉快甚至接近于争吵的谈话,辰月的父亲柏寒一定要严惩辗迟,破阵也不好太过袒护,听了他说的也有点头昏脑胀,一听敲门声,扬声道:“弋痕夕吗?进来吧。”

大门推开,白衣女子没有走进,只是静静在门口逆光而立,而门内的两个人均是愣在了当地。

“破阵统领,冒昧打扰了,但我自认为也算是当事人,所以不请自来。”萧靖如微微一礼,迈步走入。

看着她缓步走来,面容渐渐清晰,柏寒猛然惊醒过来,表情竟已是惊恐:“你……居然……没死?!”虽然知道柏寒是在焦急和震惊的心情下说出,但这样无礼伤人的话,听得破阵也不由的皱起了眉头。

萧靖如冷冷扫了柏寒一眼:“怎么说好歹我也是你家辰月的救命恩人,我不用你的感谢,但也请你稍微礼貌一些。”说罢也不去管他有何反应,径直走上前来,在破阵面前十步开外停下脚步,行了一礼:“请问统领要如何处置辗迟?”

破阵听到她这样平静甚至冷漠的语气,不禁黯然,语气放缓:“我会公正处理的,你刚回来,又受了伤,就好好休息吧。”

听到这样的回答,萧靖如眉头皱起,冷笑一声;“公正处理?统领所谓的公正,就是将辗迟隔离,不仅训练不能参加,连宿舍都不允许出,这样和软禁又有什么区别!”

柏寒听她帮着辗迟,上前一步:“统领这样做是为了防止辗迟再伤害其他人,也是为大家好。”

萧靖如语气更冷,眼神中已带了难以掩藏的怒火:“这次的事不是辗迟有意而为,况且也不是不能解决,为什么一定要如此针对他呢?没有搞清楚情况就随便怀疑自己的同伴,原来这就是玖宫岭的风格!六年前的错误,难道你们还想重演一遍吗?!”

破阵一瞬间愣住,微微垂下眼,避开她看过来的凌厉目光。柏寒也沉默着没有出声,他也是大概知道那件事的。

“统领!”弋痕夕的声音响起在门口,萧靖如也不动声色地收起了眼中怒意。

弋痕夕走入殿中,看到三人都沉默着,隐约感到了一些尴尬的气氛,试探着问:“统领……”

破阵恢复往常神色,看向萧靖如,严肃而平和:“小如,你先跟弋痕夕回炽天殿,这件事我会公正处理的。柏寒你也回去吧。”

弋痕夕点点头,萧靖如也没有再说什么,向破阵行了一礼,跟着弋痕夕转身走出。柏寒虽心中不满,也只好走了。

跨出门的时候,萧靖如微微回了一下头,看见破阵的目光依然落在自己身上,带着歉疚与关切,不禁黯然,心中喟叹:其实,他依然把自己当作孙女来疼爱的吧……只是自己……

两人转过回廊,不远处迎面走来一个身着墨绿色短打的女子,目光落在萧靖如身上,先是略微的惊讶,随后变为抑制不住的惊喜,竟加快了脚步,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面前。

萧靖如看着迎面而来的女子,一直淡漠的脸上浮出笑意:“云丹,好久不见。”

云丹定睛瞧着面带微笑的萧靖如,面上写满了欣喜,也勾起了嘴角:“好久不见。”

 

打发了弋痕夕先行回去,由于萧靖如还没有吃饭,两个女子一起往蒸乾坤信步而去。

一路上没碰到几个人,萧靖如也没有去在意那些惊讶的眼神,望着四周的景物,目光有些飘忽。云丹似乎有想说的话,但毕竟很久未见,一时间不知怎样开口,只好低着头走路。

半晌,云丹侧头看她,迟疑着问:“你……这些年都在哪里?”

萧靖如淡淡一笑:“其实也没走多远,就在桃源山附近吧。”

“桃源山附近?!”云丹的语气中带了惊讶,“那为什么我们怎么都找不到你?”

“玖宫岭找过我?”萧靖如皱眉。

云丹眼神微黯:“是我和弋痕夕悄悄找的,其他人都不相信……都以为……”

“以为我死了?”萧靖如冷哼一声,“是啊,玖宫岭对于叛徒从来都是杀之后快,当然巴不得我死了,又怎么会浪费时间去找。”

听到这样的话,云丹连忙解释:“其实,我们……”

刚说了几个字,却被萧靖如打断:“算了,都是陈年往事,既然已经过去了,也没必要多说了。”顿了一顿,换了个话题:“你这几年……怎么样?”

云丹微微一笑,略带苦涩:“不坏吧,也就是日常训练、执行任务,没什么特别的。”

萧靖如点点头,似是想起什么要说,终于还是没说出口。其实,她想说的是山鬼谣,想问她,是否还相信他,还能接受他,或者是否已经和别人一样,把他当作玖宫岭的叛徒,但是……为什么没有问呢?是期待听到她肯定地回答“是的,我相信他”?还是想听她说“他是叛徒”?

嗯……怎么有点酸酸的……

我可没有吃醋!绝对没有!!

“小如?小如?”云丹的呼唤声及时打断了她的胡思乱想。

萧靖如急忙回过神,生怕她从自己的表情中看出什么:“啊?什么事?”

“弋痕夕他……一直很想你,他很歉疚,也很自责没能保护好你……”云丹的语气有些迟疑,萧靖如的眉头微微蹙起,但没有出声,只听她说下去,“你这次回来,他很高兴,所以……你能留下来、留在炽天殿吗?”

萧靖如沉默了片刻,平静而坚决:“不可能了,过去的人和事都已经过去了,谁都不可能回去。所以,这次回来,我只是回了玖宫岭,而当年的炽天殿,我和他,都回不去了。”

云丹想再劝几句,但毕竟清楚她的性格,也知道这种事多劝没用,还是没有说什么,语气一转,半开玩笑地问:“那……你现在有喜欢的人吗?”

喜欢的人……吗?

“我们都知道彼此的过去,也都清楚自己有心中放不下的执念——也许你没有吧,但我不敢说我没有——我想,我们都应该好好考虑一下,是不惜一切回到过去,还是放下过去,面对未来。”

“我想,放下过去。”

“山鬼谣,无论前面的路有多么坎坷崎岖,我都会在这里,和你……和你一起走下去。”

然而,萧靖如却没有迟疑,唇畔绽开一个明丽的笑,语气中带着女子特有的娇憨:“有啊。”

有些吃惊的,云丹转头看她。

温柔的夕阳中,身旁的白衣女子已不复先前的冷冽孤傲,唇角扬起,满眼笑意,不知是不是因为阳光的缘故,两颊竟微微泛起红晕,带着梦幻般的淡淡甜蜜。

萧靖如偏过头,笑意更深,怕云丹没听清一般,又重复了一遍:“有的!”

有的,我有喜欢的人,我们在对方最脆弱、最孤单的时候,走进了彼此的生命里,我们一起走过了六年风雨,互相支撑着走到了现在。

而且,无论前面的路有多么坎坷崎岖,我都会在他身边,和他一起走下去。

 

吃完饭回到宿舍时天已经黑了,萧靖如想了一下,还是决定去看看辗迟。

先前在去的路上,钧天殿的两仪侠岚把云丹叫走了,她只好自己去了蒸乾坤,居然在那儿遇到了千钧辰月以及朱天殿的三个小鬼,千钧和辰月规规矩矩地跟她打了招呼,虽然“师姐”这个称呼听得不是很自在,估计是弋痕夕让他们这么叫的吧。而归海碧婷游不动显然是不认识她,都没说话,没想到半路又杀出来个游刃,自然是盯着她吃惊了半晌,萧靖如也没理会,淡淡地冲众人点了点头,顺便向辰月问了辗迟的宿舍位置,径自上楼,吃饭。

一向路感不错的萧靖如找到地方,周围的宿舍里都是黑漆漆的,大约是晚上训练去了,但面前的这间辗迟的宿舍,却也没有亮灯,难道——在睡觉?

萧靖如敲敲门,轻声唤:“辗迟,你在吗?”

没有回应。

再敲:“辗迟?”

没有动静。

萧靖如不禁皱眉,当即推门而入。屋里黑咕隆咚的,借着月光可以看到辗迟躺在床上。

“辗迟?”萧靖如走上前,辗迟却没有回答。走到床边,点上桌上的灯,才看到辗迟是昏过去了,额头上一层细密的汗,脸色不正常的潮红,嘴唇却是没有血色的苍白。

萧靖如伸手到他额头上一摸,烫得吓人。大概是之前淋了雨,心里又胡思乱想,恐怕是这几天都没睡好,也没怎么吃东西,再加上本身是火属性,便发烧了。不由得心中恼怒:就算出了事,好歹也是玖宫岭的人,都病成这样,竟没人来照顾一下!

当即用元炁护住他全身,替他降降温度,随后前往皞天殿,把钟葵拉了过来,顺路找到了弋痕夕,替辗迟换了衣服,开了副药,又找人煎好,一切弄完天已黑透。

钟葵嘱咐了几句便回了皞天殿,弋痕夕想留下照顾辗迟,无奈殿中还有事,只得托付给了萧靖如,不过难免被她冷冷说落了几句。

辗迟醒来时已是深夜,睁开眼便看见了靠在桌子上打瞌睡的白衣女子,刚想开口,嗓子却干涩难受得很,一开口便是几声猛咳。

萧靖如本就睡得轻,辗迟这一咳自然把她吵醒了,看到少年欲起身下床,忙上前:“辗迟你发烧了,好好躺着别乱动。”转身拿过药碗——钟葵临走前用元炁给药保了温,此时正好温热——递给他:“来,先把药喝了再说其他的。”

辗迟眼神有些茫然,还是乖乖地接过了碗,被苦得眉头大皱,半天才喝完,等萧靖如拿过碗放好,哑着嗓子低声道:“谢谢师姐。”

萧靖如回身在床边坐下,温和而严肃:“要是我今天不来,你就准备这么一直病下去?”

辗迟没有吭声,低头揉着被子,半晌才开口,却答非所问:“师姐,你的伤好了吗?”

“好得差不多了,你别多想。”萧靖如顿了顿,语气温柔。

闷了一会儿,又问:“辰月,千钧,还有弋痕夕老师,他们都好吗?”

“他们都好。”萧靖如微微点头,随即语气严肃,“你是不是觉得,你不小心伤了人,所以活该生病?”

“我……”辗迟抬头看她,却不知道说什么。

“辗迟,这不是你的错,你明白吗?”

辗迟眼神黯淡,摇头。

萧靖如叹了口气:“我能明白你的心情,茫然,孤独,甚至是绝望,不知道何去何从。但是辗迟,我只想你能记住,这世上唯一能毁灭你的就是你自己,如果你要放弃,那么没有人能救你,今后人们记住的只是一个为了逃避而悲惨死去的懦夫。”

辗迟的眼睛亮了一下,张了张嘴,似乎想说什么。

萧靖如拍拍他的肩:“你先安心把病养好,至于你心中的结,我相信你会找到解开的方法。”

辗迟抬起头,迎上萧靖如的目光,眼睛中虽有有病态的倦意,却已充满了希望的光芒,冲她笑笑:“好,师姐你先回去休息吧。”

看着他明朗的笑容,萧靖如愣了一下,随即微笑:“好,那我先回去了,你好好休息。”

萧靖如关门离去,辗迟收起笑容,表情严肃,似是下了什么决心,坚定地握了握拳。

 

(而在萧靖如离开蒸乾坤之后,一群人对于这个神秘女子展开了一场八卦讨论会。)

主持人:游刃

听众兼参与人员:千钧,辰月,游不动,碧婷,归海

主题:关于萧靖如的二三事……

碧婷:那个白衣服的姐姐到底是谁呀?

辰月:她是弋痕夕老师的第一个学生,是我们的师姐。

游不动:幸好我没有这样的师姐,虽然长得挺好看,但浑身都冷冰冰的,看着怪吓人的。

辰月:游不动,你怎么说话的,这次要不是师姐及时出现,后果不堪设想。

千钧点头。碧婷瞪游不动,游不动嘟嘴。

归海:游刃大叔,你认识这个姐姐?

辰月:游刃大叔,你知道师姐离开玖宫岭之前的事吗?

游刃:唉,她的事当年在玖宫岭也算是惊世骇俗了,不过,真正知道内情的人不多,但是呢,算你们运气好,因为——我就是其中之一,哈哈哈……

碧婷(拍桌子)&游不动&归海&辰月&千钧:那你倒是快说啊!

游刃(故作神秘,思考状):嗯,那就从她九年前进玖宫岭说起吧……

¥&**&%¥%*#%%#%&*&¥¥%(详见第三章)

游刃:游不动帮我倒杯水来,说得嘴都干了。

碧婷:哇,师姐和弋痕夕老师竟然是……!

辰月:难怪弋痕夕老师在说到师姐的时候,语气那么复杂。

千钧:那次看到师姐的时候,弋痕夕老师也显得很激动。

游不动:嗯……那后来呢?老爸你快讲啊!

游刃:后来啊,唉……在萧如嫣18岁的那一年,玖宫岭举行了四象侠岚的神坠试炼,当时她已经进入玖宫岭3年,按理说应该是有资格参加神坠试炼的,而且她是作为炽天殿唯一的四象侠岚参赛的,但出乎意料地,她拒绝了参赛,弋痕夕和破阵统领却也没说什么。那时候她的情况其他人都不清楚,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,我发现——她的身上竟然没有元炁!——也许是因为她身边几乎没有几个金属性侠岚的缘故,所以一直没有发现,而我恰巧是金属性。不是我瞎说,——游不动你那是什么眼神?老爸会骗你吗?别走神,认真听!——嗯,说到哪儿了?

碧婷:说到你发现她身上没有元炁……

游刃:对,当时我吃了一惊,她进玖宫岭时跟你们一样经过选拔的,没有元炁的人不可能成为侠岚,而成为侠岚后元炁消失这种事,至少我在玖宫岭这么些年从来没听说过。后来破阵统领也知道了,找了萧如嫣一问,她倒也勇敢,把事情从头到尾都说了,但是没人相信啊,毕竟她说的太玄乎了。她说她和真正的萧如嫣是不同时空中的同一个人,是那个萧如嫣叫她过来的,然后她们互换了身份。

千钧:所以她并不是真正的萧如嫣?

游刃:嗯,应该是这样的。但是谁都不相信,连破阵统领也只好把她先软禁起来。有人说她是奸细,说之前进玖宫岭的时候还是真正的萧如嫣,后来被她杀了,然后变成了萧如嫣的样子混进来的,不然怎么会没有元炁。甚至有人说既然她不是真正的萧如嫣,不如直接杀了。

碧婷&游不动&归海&辰月&千钧(倒吸凉气):什么?!

游刃:唉,我后来听说的时候她已经离开玖宫岭了,当时我听到也是你们这个反应,不过她倒是机灵,不知怎么逃了出去,破阵统领自然很生气,虽然统领并没有想杀她,但还是派了人前去抓她,而派出的人中,竟然有弋痕夕!

碧婷&游不动&归海&辰月&千钧(倒吸凉气):什么?!

游刃(沉痛):破阵统领觉得,弋痕夕去能说服她,却没想到弋痕夕的出现让事态更加恶化。

辰月:曾经最爱自己的人,现在竟然要软禁自己、抓捕自己,甚至可能杀害自己……

归海:是啊,不管是谁,都会悲伤欲绝的。

碧婷:如果是我,宁可自己死去也不愿回来的。

游刃:(严肃)碧婷瞎说啥呢!好好的说什么死不死的!——(叹气)不过,她倒真是这样的性子,后来弋痕夕回来,说她受了不轻的伤,最后坠下了山崖。

碧婷&游不动&归海&辰月&千钧(倒吸凉气):什么?!!!

游刃:从那以后,玖宫岭都以为她已经死了,只有云丹一直在找她。再后来,找到了一个叫云仓城的地方,原来的萧如嫣在那里留下了线索,大家才知道原来她说的是真的,破阵统领也后悔不已,但是……唉……

碧婷&游不动&归海&辰月&千钧(沉默)。

游刃:现在看到她还活着,破阵统领和弋痕夕也能放心了,不过,她的性格真的是变了好多,唉,看来那件事对她的影响实在太大。——回去别到处乱说!也别跟弋痕夕或其他人说是我告诉你们的,听到没?不然我就惨了!好了好了,天不早了,你们该回去了。

碧婷&游不动&归海&辰月&千钧(点头)。

[关于萧靖如的八卦讨论会到此结束。。。]

 

没有人注意到,门外悄然离去的白衣女子,她的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,而眼中却有细碎晶莹的光。

人只有死过一次,才能真正重生,萧靖如和山鬼谣都是这样死过一次的人。那重生的过程,在他人口中或轻描淡写,或摇头长叹,却是他们再也不愿回忆的噩梦。

那梦中的绝望与痛苦,如同锋利的剑矢,在他们的心上划出深深的血痕,无时无刻不在刻骨铭心的痛着,没有一刻忘记。

而两个在噩梦中的人幸运地遇见了,相互支撑着寻找希望。也许,这噩梦很快就会醒来了吧。

评论(9)
热度(1)

© 殷未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