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是爱,负了这天下又如何。

【恍若流年】(原创女主&山鬼谣)第三章

写了好久好久的文,到处搬运,试图卖萌(✺ω✺)

食用前看清楚cp!!!原创女主&山鬼谣,浮丘&弋痕夕!!不喜者点右上角红叉叉离开!!

原创女主非乙女!!喜乙女向者也麻烦绕道!!

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欢迎评论或者私信轰炸我~(#^.^#)

注意!!高亮!!本章有狗血穿越戏,以及涉及弋痕夕老师和女主的一丢丢感情戏!!如有任何消化不良欢迎找作者探讨~~



若是爱,负了这天下又如何。




第三章

“不知什么时候,我跌入了无尽的黑暗里。在这漫无边际的黑夜中,我独自行走着,找不到方向。”

 

我做了一个好长的梦,梦到了曾经的我,9年前的我。

那时的我,只是一个生活在2013年无忧无虑的高中生。和所有15岁的少女一样,我的生活平淡而快乐,在一所市重点高中上高一,成绩算得上不错,有一帮无话不谈的闺蜜,一个温馨幸福的家庭。身材长相什么的都不错,甚至还有几个暗恋我的男生。平时脑子里装着乱七八糟的幻想和懵懂的憧憬,嘻嘻哈哈地过着每一天。

命运的到来却是那样突如其来。

那天晚上,我像往常一样窝在被子里看《侠岚》,尽管第四季已经播完,我还是爱不释手地看了一遍又一遍,看着看着不觉已到深夜,一看已经接近子夜,赶忙关了电脑准备睡觉。然而已经关掉的电脑屏幕突然间亮了起来,我以为是出了什么故障,上前查看,但是,不管我怎么按关机键都关不掉,最后我干脆拔下了插头。

然而,屏幕依然亮着!不是普通电脑屏幕清晰的亮光,是一种幽幽的蓝光。我已经吓得呆掉了,坐在床边动也不敢动。蓝光中一个黑影渐渐清晰起来,幻化出一个少女的剪影,略有些模糊,只看得见大致样子。

我正目瞪口呆之时,屏幕中传来幽幽的声音:“我终于找到你了,萧如嫣。”

我颤声着开口:“你你你……你是谁……你怎么会……知道我的名字?”

对方轻声笑到:“我,就是你啊。看看你的左手掌心吧。”

我的……掌心?我的左手中从小就有一个胎记,看了《侠岚》之后,我闺蜜还调侃我说这是侠岚印记呢。然而此时,不知是不是幻觉,借着微弱的光我看到,那个原本不规则的胎记,开始变化!慢慢地变成——侠岚印记!?

我已经惊呆了,还没来开口发问,突然屏幕亮起刺眼的白光,随后我便失去了意识。

醒来时是黄昏时分,我居然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,我揉揉发疼的头爬起来,发现周围竟是一片古时的村镇,青石板铺就的路面,民居大多是精致的二层木楼,酒幡上写着大大的篆体“酒”字。

难道,我穿越了??

然而,这样一个算得上繁荣的村镇,却透出一种诡异的、死气沉沉的感觉。我也顾不上细想,只想赶快找到个人,搞清楚自己究竟在哪儿。但是我找遍四周,竟然一个人都没有。

天慢慢黑了起来,我开始感觉到凉意,忍不住伸手抱紧了胳膊,却发现我身上的睡衣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一条类似古装的蓝色长裙。

这时,身后忽然传来一阵微弱的声音:“咳咳咳咳……”

我吓了一跳,连忙转身看去。一个蓝衣少女靠着墙角,似乎受了很重的伤,正虚弱地看向这边。

我赶紧跑过去扶起她:“你怎么样?”她脸上沾了不少泥土灰尘,但看得出是个很美丽的女孩。

她摇摇头,从怀中拿出一方手巾递给我,示意我帮她把脸擦干净,我疑惑地接过来,伸手小心地帮她擦脸。

仔细擦完了每一点污渍,我放下手,冲她笑了笑:“好了。”

她吃力地开口:“这里叫云苍城……昨天被零入侵,所有人都被附体了。”

零……等等,零?!听着她的话,我的眼睛不由自主地瞪大了:“你说的是……零?!”

她点点头:“是的,从昧谷来的零。”

那看来我是穿越到了侠岚的世界了,那眼前的这个少女……其他人都被附体了,而她却没有,那她是……

“你是侠岚?!”

她抬起手,一团蓝色的元炁慢慢凝聚,渐渐照亮了她的脸,那张脸——居然和我一模一样!!

我吓得一下子跌坐在地上,声音控制不住地颤抖:“你你你……你是谁?为什么会和我长得一样?”

她轻轻一笑:“因为……我就是你呀,萧如嫣。”

这话……怎么听着那么熟悉呢?

“你……什……什么意思?”我听得一头雾水。

她微微咳嗽了一声,继续说下去:“因为我们是平行时空中的同一个人,我们有着相同的姓名,相同的长相,同样的性格,但每个时空中的命运却不一样。”

“本来,我们各自在自己的时空中生活着,但是……”她略带歉意地一笑,“我在这里出了点意外,只好把你叫来了。”

看着她苍白的脸,我也不忍心让她再多解释,但第一次听到这种奇异的事,还是半信半疑:   “那……你要我过来做什么呢?”

“如果让你以侠岚萧如嫣的身份留下来,你……愿意吗?”

侠岚萧如嫣???

“你你你……你没开玩笑吧?!”我惊得说话都结巴了,“那我留下来了,你怎么办呢?”

“我们可以交换时空和身份,但只有一次,所以,如果你留下来,那我会以你的身份在你的时空生活。以我现在的情况……恐怕不太可能在这里呆下去了,所以……”她说着,突然猛地一口血咳了出来。

我赶忙扶住她,她喘息良久才平复了呼吸,声音比起之前更加微弱:“那么,你愿意留下来吗?”

其实吧……我还是挺想留下来的,可以成为侠岚,这可是我一直做的白日梦啊!但是……

有些迟疑地,我还是答应了她:“嗯……好吧……”

听到我的回答,她如释重负般地笑了:“谢谢……谢谢你……”

话音未落,她的身体变成了千万点蓝色的元炁,在笑容里散入风中……

 

后来,我找到了玖宫岭,正好遇上玖宫岭的侠岚选拔,千辛万苦通过了选拔,进入了炽天殿。

当时把我那个乐的呀,看《侠岚》的时候,我最喜欢的就是弋痕夕老师了,现在居然能成为他的学生!而且,由于那一年他刚成为炽天殿镇殿使,所以只有我一个四象侠岚,于是,我可以经常独自霸占“我的”弋痕夕老师。——好吧,你应该可以理解我花痴的心情……

虽然每天的训练很辛苦,但总的来说,我当时的生活还是很快乐的,跟殿里的两仪侠岚相处得都不错。弋痕夕老师对我也很关心,我们虽是师生,但年龄只相差三岁,所以相处起来很轻松,有时的相处甚至超过了朋友或师生的范畴。

我很快悟出了自己的元炁属性,毫无疑问和另一个萧如嫣一样是水属性,纳炁、聚炁和迸炁也很快熟练了,只是侠岚术不是很容易悟。那段时间零的活动很少,因此一直没有出任务,大约一年多之后我接到了第一次任务。

出发前,弋痕夕老师送给了我他亲手制作的礼物——精致的蓝色水晶链,坠着一枚罕见的水滴形状的侠岚玉,做成一根美丽的额坠——这个礼物我一直留着,而且一直戴在头上,即便是在离开玖宫岭后,我扔掉了所有从那里带来的的东西,侠岚碟,甚至是束发的带子和衣服鞋子,却唯独留着它。不过,这些都是后话了。

任务完成得很顺利,唯一让我有些不愉快的是,由于我没有悟出侠岚术,只能靠元炁与零硬拼,弋痕夕老师还为了帮我受了轻伤。回到玖宫岭后,我一直感到内疚和自责,虽然老师一直安慰我,但我还是有种说不出的失落,跟我一同进玖宫岭的四象侠岚都已有了自己的侠岚术。我总不能以后一直靠弋痕夕老师保护,况且再过一年多就有神坠试炼……

然而,就在我失落之际,却得到了另一份惊喜,在我十七岁的七夕节那天,弋痕夕老师居然——向我告白了!!

当时的我完全把之前的失落忘得一干二净,沉浸在无比的兴奋中,虽然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过分亲密的举动,但是……总之那种感觉如此美好,我的每一天都充满了快乐和希望。

后来,一个偶然的机会,破阵统领认出我是他失散多年的孙女——十七年前,破阵统领收养了一个手上有侠岚印记的弃婴,却在她——好吧,应该是我——十岁那年失散了,见到我回来,破阵统领自然很高兴,由于我不想因这样的身份而让玖宫岭的其他人对我另眼相看,所以破阵统领——现在应该叫爷爷——并没有对外宣布。直到我出事后,大家才慢慢知道我的身份,尽管那个时候,我已经不是他疼爱的孙女。

虽然我的侠岚术还是没有一点进展,不过弋痕夕老师和爷爷都耐心地安慰我、帮助我,一切都似乎过得平静而快乐,然而,在我快要十八岁的时候,我的侠岚印记竟然一点点褪去!最后竟完全消失!连我体内的元炁也在一点点减少,甚至连聚炁都变得困难!

我当时已经接近绝望,但不敢告诉任何人,为了隐藏我手上的侠岚印记,我甚至自己割伤了手掌。但是,现实还是如此的残酷。

难道,这就是所谓的命运?我的、萧如嫣的命运?

梦境戛然而止。

 

萧靖如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回到玖宫岭的第五天的黄昏,不出意料是被饿醒的。没想到辗迟的零力竟如此之强,尽管事先用元炁保护好了全身,还是伤得不轻,躺了这么多天。

她从床上慢慢坐起来,没有急着下床,而是细细打量着四周。这是玖宫岭的宿舍,是她当年住的那间,房内布置算不上精致,但看着很温馨舒适,那时她不小心在床柱上划出的痕迹都还清晰地存在着。此刻房内很安静,大概照看她的人是去吃饭了。

掀开被子下床,因为腹中空空有些头晕,从一旁的椅背上拿起白色的斗篷披在身上,想了一想,发动了隐身结界,随即推门走了出去。

走在熟悉的路上,萧靖如心中不禁轻叹一声:真是物是人非事事休啊,离开了六年,玖宫岭的一切仿佛都没有变过,可自己……却再也回不到从前了……

路上不时有两仪和四象侠岚经过,萧靖如也没有去理会,这些人的实力还不足以破解她的结界,只是,如果遇上土属性的太极侠岚,不知道会不会被看到,比如上次的扰龙。

一路胡思乱想着来到了扶桑广场。这会儿正是吃饭的时候,所以广场上的人不多,三三两两的。扶桑树依旧葱茏挺拔,满树火红的叶子在风中轻轻响动,那是生命的色彩。

萧靖如抬手接住一片恰好飘下的叶子,放在掌心凝视良久,仿佛回到了九年前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,满怀着兴奋、期待和紧张,站在扶桑树下,迫不及待地接住飘下的叶子,叶子上的“炽”字赫然,依旧历历在目。

“你你你……是……萧如嫣?!”

身后传来的惊呼打断了她的思绪,不禁微蹙起眉。听这嗓门,不想也知道是扰龙。他这一喊可好,周围人的目光全都不约而同地聚了过来。

萧靖如转过身去,冷冷地扫过扰龙写满惊愕的脸,心想既然他已经看到了自己,再躲着也没意思,干脆收起了结界。周围顿时传来一阵阵压低的惊呼,想必这些人里也是有认识她的吧。

被面前女子冷冽的眼神看得呆住,扰龙张着大嘴,半天也没有发出声来。

“小如,你原来在这里!”弋痕夕惊喜而焦急的声音打破了沉默,从广场边小跑了过来,看到扰龙奇怪的表情,再看向萧靖如,也不由得愣住了。

眼前的女子,侧脸清丽而倔强,明眸似水,黛眉如柳,说不上有多么倾国倾城,如同出水芙蓉一样干净,却有种让人敬而远之的孤傲冷冽。整齐的斜刘海,发间蓝色的水晶链若隐若现,额头中央坠着一枚碧绿的侠岚玉——不同于普通的圆形侠岚玉,这一枚却是美丽的水滴形。及腰长的黑发不曾束起,柔顺地垂下。脖颈上系着一寸宽银丝织就的颈环,柔巧的锁骨隐约可见。白色的抹胸上衣,衣领处一寸宽的饰边上用银线绣出繁复精致的云纹,左侧腰间绣着一朵盛放的曼珠沙华。长至上臂的白色无指护手,左侧绣着两三处冰蓝色的浪花花纹,右侧一条银色的长龙从手背绕着手臂盘旋而上,龙嘴处镶着一颗红宝石。印着暗蓝色纹饰的五指宽的腰封勾勒出纤柔的腰身,象牙白色的短裤,右侧绣着几朵银色雪花,长及膝的黑色长靴干练而犀利,宽大的白色云锦斗篷上用水墨勾画出临雪怒放的傲梅,如同它的主人一样孤高清泠。

六年未见,她相貌并没有变化很多,只是比六年前多了几分成熟从容,散发着水属性特有的冰冷。但是……现在的她,竟然让他感到如此的陌生,甚至,他自己都有些怀疑,她……真的曾经是那个天真可爱的如嫣吗?

弋痕夕猛然回过神,连忙上前,想像以前一样拉住她的手,却不知为何那一瞬间竟不敢靠近,只好在五步开外停住了脚步:“小如……你怎么到这里来了,伤还没好全呢……”

萧靖如不动声色地收起眼神中的冷冽:“哦,我没事了,一点小伤而已。在屋子里呆着闷得慌,所以出来走走。”

“哦……你……你没事就好……”仅是一句如此简单的话,弋痕夕却不知该怎样回答。

“破阵统领在钧天殿吧,我有些事想找他,不奉陪了。”萧靖如也没有理会,淡淡地说了一句,不等他回答,转身离开。

弋痕夕看着她走远,眼神一点点转黯,犹豫了一下,还是追了上去。

一旁被忽略已久的扰龙终于回过神来,猛地一拍脑袋:“我天,真……真的是她?!”

 

而此时,在昧谷深处,一场阴谋正在酝酿。

看着假叶的身影消失在谷口,一直镇定的山鬼谣长长地嘘出一口气,假叶应该已经从零鸦处得知侠岚有零力的事,自己要瞒他只怕也瞒不住,只能隐瞒了辗迟的姓名。

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,在玖宫岭住得习不习惯……

虽然知道她是有分寸的,但辗迟的零力实在不弱,被打那么一下也要恢复一段时间了。这几天没有她还真是有点不习惯,没有她做的饭,没有她吹的曲子,自己想找个说话的人也没有。真是……跟她在一起时间长了,都生出依赖感了吗?他山鬼谣竟也会如此依赖和思念一个人。

“我们都知道彼此的过去,也都清楚自己有心中放不下的执念——也许你没有吧,但我不敢说我没有——我想,我们都应该好好考虑一下,是不惜一切回到过去,还是放下过去,面对未来。”

“我想,放下过去。”

“谁都不可能回到昨天,永远停留在回忆中,只会错过未来。所以,我想放下过去,留下来”

“山鬼谣,无论前面的路有多么坎坷崎岖,我都会在这里,和你……和你一起走下去。”

“我知道你现在还没有考虑好,等我从玖宫岭回来再告诉我吧,觉悟这么简单还能叫觉悟吗?这十多天我可是思来想去才下了决定的。”

每次想到这些话,嘴角都不自觉地扬起微笑,让他疲惫紧张的心顿时安静柔软下来。

阿靖,我已经想好答案了,你不想听吗?

我在等你回来呢,不许让我等太久。

快回来吧,我……想你了……

评论
热度(1)

© 殷未雪 | Powered by LOFTER